一秒看书 > 都市小说 >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电光碰火石
    两人就这样对上眼,那眼神之中冒出火热,让一旁的李般若有一种空气都在燃烧的感觉,他不由默默起身,看向那个站在穆烽身前身高跟马温柔比起来相差无几的女人,一身的黑衣,如同刀剃的眼神,或许是错觉,李般若有一种这个女人要比马温柔杀气还要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?打算从良找一个老实人嫁了?”李水婕走到院中马温柔身前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留起长发,身上并没有什么戾气的马温柔。

    马温柔的脸上有着一种让李般若看不出算是笑容的笑容,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跟马温柔一定有故事,而他只是稍稍弯曲起腰杆,面对着这个敢把后背暴露在他眼前的女人,心中充满了一种深深的忌讳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紧张起来,连一向沉稳的穆烽都挪动着巨大的身躯靠近这两个针锋相对的女人,在他看来,马温柔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而李水婕更不是,这两个在某种意义上有着共同点的女人碰到一起,三年前他见过一次,那一次简直就是斗到天昏地暗,这一次会发生什么,谁都说不准。

    李水婕开头的一句,便已经敌意十足,她虽然自认为自己已经过了那意气用事的年纪,但是不知道为何,从她几年前在京城第一眼见到马温柔,便在心中把这个女人的位置放在了敌对名单上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尽管那时候她已经成为了李家的大红人,而马温柔只不过是曹家手下跑腿,这原本并不是一个层次身份,而她却在马温柔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深深忌讳感,或许这便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年,现实告诉她自己这看似毫无根据的第六感并没有错,因为马温柔大放光彩,不仅仅在曹家有了卓越的地位,乃至在京城都留下了这么一个名号。

    站在李家的立场,她与马温柔有过几次接触,不过都是点到为止,一直在三年前才算是半个撕破脸闹了一场,最后不欢而散,当然那事发的原因,便是那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江湖流传着那么一句老话,没有永远的敌人,唯有永远的利益,但是对于马温柔这么一号存在,即便是有着利益,李水婕也并不想接触,只是单纯的不喜欢,又或者反感,并不是她瞧不起马温柔的出身,她甚至一度佩服不少从底层攀爬上来的大枭,只是她讨厌马温柔身上那一种让人清晰可见的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两年未见,虽然马温柔看似已经人畜无害,但是李水婕还是能够通过马温柔的眼底,看到那一种最深处的狰狞,不得不承认,与其说她这是忌讳,不如说是畏惧那一份畸形的野心。

    当然这一切都被李水婕掩饰的很好,如果连这点演技都没有的话,她也不会搏到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她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马温柔,平静到让人觉得不平静。

    而马温柔脸上仍然带着那一种轻笑,不算多么不可一世,也不算多么玩世不恭,但跟这两个词都能够沾上一点边。

    “现在李小姐也开始相信外面那些风言风语了?”马温柔很是淡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水婕冷着脸,回应道:“都说无风不起浪,一个巴掌拍不响,某些事情,要是没有那么一把火,还真起不来,你觉得呢?马温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把火烧起来了,又能怎样?再说了,我也不是为了这么一把火活着,我只不过是一个生于浮萍的小女人,脸面对我来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。”马温柔看似风轻云淡的说着,只不过在后半句的时候,所看着李水婕的眼神有那么几丝玩味。

    李水婕皱了皱眉头,她当然知道马温柔所讽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,但现在对于她来说,糟心事已经够多了,也没有精力去跟马温柔斗法,于是把眼神从马温柔身上收回,看向那个坐在一旁似乎对于整个世界都漠不关心的李浮生说道:“你的婚礼还有两天了,你就坐在这里忏悔?”

    李浮生抬起头,漠然看着这个有些血缘关系,但也仅仅只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姐,一脸死灰的说道:“这是我的婚礼?应该用李家的婚礼来说更加恰当吧,我只不过只是这一场婚礼之中的一个摆设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水婕微微眯起眼睛,但并没有咄咄逼人的问下去,她并不打算费劲心思去解开李浮生的心结,她现在更需要知道李浮生藏在心底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快步走到李浮生身前,马温柔在这个时候看似不经意的起身,点燃了一根烟,动作老练,表情淡然,给予站起的李般若一个眼神,大体意思是不让李般若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李般若会意的点了点头,不用马温柔去提醒他也明白,自己这到底是在谁的地盘,他当然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要是连这点定力都没有的话,他这些年的江湖,算是白混了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。”李水婕问道,声音强势到让人想不到拒绝这个词汇。

    李浮生一脸讽刺的说道:“有什么问题?我身上还有被压榨的价值?”

    马温柔却在这个时候插嘴说道:“我留在这里,是不是有点多余了?”

    李水婕瞥了一眼马温柔说道: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的强势,同样也是李水婕的自信,倒是马温柔一脸的玩味,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李水婕这般焦躁,虽然李水婕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但是在刚刚几言之中,马温柔便瞧出了异端,并不是因为她对于李水婕多么了解,只是她很清楚李水婕的性格,绝对不会轻易松口,像是刚刚那般转移开话题,很反常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问题问吧,不过别指望我能够说出来你满意的回答。”李浮生知道自己要是不妥协,李水婕绝对不会善罢甘休,所以再次垂下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郭银铃,有没有策划毁掉这一场婚礼。”她直截了当的说着,不过这一句话说出口,连一旁的穆烽的表情都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,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